家养老猫咪

QQ(。・ω・。)ノ♡2763382372
欢迎骚扰❤️

今天也有小鱼干吗?

【chapter 1】
  这是哪?
  林霁睁开眼睛,默然地看着头顶那片丝毫没有给他带来熟悉感的天空。
他翻了个身,但很快又翻回来——地上那片毛里毛糙的草扰得他心烦透了。
他又翻了个身,四肢着地,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但他似乎不是很习惯这么做,摇摇晃晃了两下,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那片十分钟爱他的草地。
  “好烦。”林霁面无表情地和草尖尖上的一只小虫子大眼瞪小眼,甚至懒得去把它掸走。
  他捏起一把草,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舒服的嘟哝。然后他再次执着地站了起来——
  这次总算没有再摔。
  “喂,那边那个——小伙子!你站花坛里干嘛呢你!”林霁还没站稳当,猝不及防地被环卫大妈的一声堪比拖拉机的训斥糊了一脸,差点没又摔下去。他动了动耳朵,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了两眼。
  大妈一件明亮又少女的橘色工作服直通通地套在身上,几个大跨步就窜到了他的面前。
  “哎哟,小伙子啊,一个人在花坛里面干啥事呢?”大妈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你看看你,衣服都脏这样了,你们家大人怎么都不管管,真是不负责任……”
  “我……”林霁刚想说什么,就被大妈打断了。
  “你看看你,穿的这个衣服了,都脏成什么样儿了?乖啊,听阿姨的话,赶紧回家去。”环卫大妈一只手拿着一把扫大街的扫帚,一边不忘继续劝说林霁,让他回家。
  “我只是……”
  他再次面无表情地沉默了一会儿,很好地展现出了自己在对这位胡乱给自己加戏的大妈时的表情管理的成功。没等他再完整地说完一句话,大妈就一个人嘀咕着走开了。“现在的人啊,把这么个脑子不好的仔就这么放在外面了,也不怕惹出什么事情……不好好地呆在家里,唉,可怜的喂……”
  脑子不好?林霁一脸狐疑地看了看大妈提着大扫帚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果然是愚蠢的人类!他不爽地磨了磨牙齿。
  不过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怎么美观。在吐槽完没有眼光的环卫大妈之后,无法容忍一点点不帅气的大妖林霁在“欣赏”完自己身上那块沾着大片血迹看不清颜色的破布之后,干出了一件更不帅气的事情。
  他四下瞧了瞧,这片地还挺大,方圆一里中间只有一幢别墅孤零零地立在那儿——背后就是一座小山丘。一言以蔽之,小破地方,但还算得上是不错。虽然比不上他以前的豪宅。
  小山丘上的草看起来是毛绒绒的一片绿色,比起方才花坛里面的人工草坪看起来舒服多了,让他有一种想在上面滚一圈的欲望。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林霁再次环顾四周,确定了周围没有再出现闲杂人等的可能之后,悄咪咪地躲进了草丛——
如果有人刚好在这里的话,会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溜进了一旁的灌木丛。也许他会直接走开,又或许是揉揉眼睛,然后去一探究竟。
那里有一只猫,一只浑身脏兮兮隐约能辨别出是白色的长毛猫——身上还粘着些红褐色的块状物体。
林霁变回了一只猫。
他懒洋洋地在草丛上滚了两圈,抬起头,睁开那双浅黄色的直勾勾地盯着掩藏在高大乔木后的那幢别墅,它的阳台正对着他所在的那丛灌木。
宽敞的阳台上摆着一个不大的花架和鸟巢状的秋千,再往后,落地的玻璃门上垂挂着的浅灰色棉麻窗帘遮住了他的视线。阳台比较高——不过这对于一只猫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他猫着身子,纵身一跃到了窗前的那棵歪脖子树上,又接着来了个二段跳,轻盈地落在了阳台上摆的一株绿植旁,躲开了所有的障碍物。非常好!完美的表演。
不过,直到这时,林霁还没有发现自己给这幢别墅的主人造成了怎么样的灾难——他的爪子所过之处留下了一排排黑糊糊的猫爪印。
他两只前爪努力地拨开玻璃门前的帘子,挤开一个缝隙勉为其难又堂而皇之地踱进了房间里。这个人类的房子,林霁扭了扭小脑袋四下瞧了个遍,很对本大妖的胃口嘛。

心夙

无关番外(二)
之前没发过的……_(:з」∠)_

p.s不好意思图片是倒着的,请从最后一张开始看。

心夙

无关番外(一)
重发一遍……_(:з」∠)_

p.s不好意思图片是倒着的,请从最后一张开始看。

心夙

【chapter 1】兽人梗(三)

今天,是所有的霍格沃茨七年级学生离开学校前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的毕业考核的成绩已经公布了,而明天以后,他们将带着这薄薄的一纸成绩,分道扬镳,走向自己的未来。
哈利的成绩意外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好,就连曾经几乎没有拿过“O”的魔药课也得到了一个“O”。而德拉科,依旧是和平时一样优秀。
他拿着自己的职业咨询表,手指戳了戳一旁的德拉科:“德拉科,你以后……会去哪里工作?”
德拉科反问道:“那你呢?你又会做什么?”
“我想当个傲罗,和我爸一起工作。”哈利把自己的身子团进了沙发里,抬头,看看天花板,又看看德拉科。
“那我也去当傲罗。”德拉科的蓝灰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哈利,这令他内心一阵悸动。
“为什么不进军队?军队比傲罗部要……”
哈利的话立即被打断了:“军队里没有你。亚兽人和兽人是不能在一个军团的。”
“……”他把凑近的德拉科往外推了推,“德拉科,小跟班是不能靠我这么近的。”
德拉科从善如流地接话:“那么,波特先生,你接受我的求婚吗?”
“不接受。”哈利忍着笑说,“你太草率了。”
德拉科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哈利,我想,我们缺一场婚礼,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不,你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只属于你。”
哈利的尾巴都愉快地甩了起来。
-完-
——————————————
总之很抱歉啦,因为画室集训的原因就这么仓促结尾了……希望大家不要放弃我这条咸鱼_(:з」∠)_

心夙

【chapter 1】兽人梗(二)

“嗯?”赫敏侧身的时候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哈利,那是德拉科?”
哈利瞬间精神一震。“不会吧?!他怎么又来了?”不知怎么的,他就有点心虚,还有点……期待?两个星期前他做了什么吗……好吧,想不起来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波特,一起去吃饭吗?”德拉科从楼梯口跑过来,看样子是刚上完魔药课。
“我去图书馆。”
“那我陪你去。”
“我陪赫敏。”言下之意便是你别再跟来了。所以求求你快走吧,马尔福。哈利在心中默默祈祷梅林能遂了他的愿让德拉科别再出现在他面前。
德拉科往旁边看了一眼正纠结要不要趁着哈利不注意先躲避战火的赫敏,似乎是才看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一样。“我陪你。”
“我不要你……”
他话还未完,就已先被德拉科打断了:“那你和我比一场,比输了你就得让我跟着你。”
“凭什么啊!我才不和你比!”哈利白了他一眼。
“你害怕了,波特。”德拉科面无表情。“你看不起我。”
“才没有!我就是……我为什么要和你比?”
他疑惑地盯了哈利一眼,直把他盯得毛骨悚然:“你难道忘记了?”
“忘记、忘记什么?”果然刚才那种奇怪的预感是是对的吧!他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还是想不起来是什么啊……
德拉科不知从何处扒拉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言简意赅:“这是我上个星期发现的。”
哈利接过来一看,上面潦草地写着几个字,大意便是要和德拉科一决高下,并且大放厥词说要把他打到跪地求饶,附有一张哈利把蛇团成一团的涂鸦——如果不看字,是决计不会有人看得出这个涂鸦画的是什么的。
哈利倒吸一口冷气,这才万分后悔自己此前一时兴起做出的蠢事,这下可被那条死蛇找到机会了。“我……好吧,我答应!……我才不会输呢!”
“好。”德拉科忽然笑了,趁哈利不注意揉了揉他乱蓬蓬的头发。“下周放学后,训练场见。东边的那个。”
哈利愣了几秒,直到德拉科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他才忽地反应过来,向赫敏抱怨道:“这家伙居然还敢摸我的头?”
赫敏一脸斟破红尘的淡定:“他走都走了,也别指望能追上他,你还找他算账去?快点陪我去图书馆!”
“说得也是……我不急,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把他打得谁都认不出来!”
赫敏一本正经地憋着笑回答:“嗯,我相信你。祝你好运。”
“喂,”哈利眨了眨眼睛,“就算我打不过他,大不了一个个魔咒慢慢砸呗,难道还会失效不成?”
可以说,梦想是很伟大了。
一星期后——
哈利一个人,只带着一根魔杖,惴惴不安地走在向东训练场的路上。
天色渐渐暗了,白天隐在草丛里的路灯这时也亮起暖黄色的光。今天的晚霞很罕见,一片由浅至深的粉紫色,氤氲到地平线,似乎连周围的树也披上了一层暖色的薄纱。可惜他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罕见的暮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哈利想,“要是我真的输了……”好吧,只不过是多了一个跟班而已。“况且,我可不一定会输啊。”虽然说,魔法作为辅助系没有实打实的战斗系来得那么直接,战斗力也确实没那么高,而那些杀伤力强的恶咒是绝对不可能在战场之外的地方使用的……那他也不一定就会输!哈利捏了捏拳头,下定决心要让德拉科看看他的厉害,就算是亚兽人又怎么了!
“波特。”
“嗯?”哈利回过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训练场。“马尔福?”这里,除了德拉科和他自己,空无一人。
这是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些住得远的学生早已乘坐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离开了,其他人也在放学之后直接打包好行李回家。
“结束之后我送你回去。”德拉科说。
哈利马上炸毛了:“谁要你送我回去!而且你家本来就在我家旁边,有什么区别啊!”连赫敏都不明白为什么哈利一提到德拉科就这么暴躁。在她看来,哈利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德拉科笑了笑,没有像平常俩人斗嘴的时候一样继续怼回去。他举起右手,按下身旁的那个按钮。
哈利知道,那是战斗开始的标志。
令人意外的是,德拉科并没有带上什么武器,这直接省去了哈利施缴械咒的时间。
“统统石化!”
德拉科灵活地朝旁边一躲,石化咒打在了训练场的墙上,漾起一阵不甚明显的波纹。
哈利的魔咒一向准头很好,可是就一条蛇的灵活度而言,想要躲过这些魔咒,完全不在话下。
哈利被逼急了,一边几个魔咒一下子砸过去,一边想着怎么组合这些魔咒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只不过,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德拉科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
等到哈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德拉科逼近墙角了。如今的形势对他很不利。哈利一个闪身,从侧面一拳朝对面挥过去,同时抬起了腿——那一拳正中德拉科腰际,然而他的腿却被德拉科一把抓住了。
德拉科的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凑近他的耳侧:“终于抓住你了。”
哈利的耳朵感受到他口腔内呼出的热气,红着脸一把将他推开说:“你赢了。”说着便从他的手臂下一溜烟钻了出去,却被德拉科再次抓住了手臂。
“以后,我就是你的小跟班了。说话算话哦。”

-未完-

心夙

【chapter 1】兽人梗(一)
哈利·波特是个幸运的亚兽人。他的父亲和母亲只有他一个亚兽人孩子,他们又很疼他,甚至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已经把他送到了当地的霍格沃茨学院去上学。那时候政府刚颁布的法令,允许亚兽人和兽人在共同的学院学习,整个学院还没有几个亚兽人呢。
也许没有哪个亚兽人会过得比他更幸福了——只除了一件事。
他讨厌邻居家的德拉科·马尔福,非常讨厌。这家伙从小就喜欢欺负人,总是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忽然蹿出来吓唬他,或是带着他的两个小跟班克拉布和高尔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每次被他欺负了之后,哈利都会暗自发誓,下次看到这个愚蠢至极的兽人的时候绝对不要理他。可是每当他被欺负得狠了,他忍不住地就骂回去,结果再被德拉科呛回来。
有一次,在哈利还没到上学的年龄,躲在家里无聊到数蚂蚁的时候,忽然被一个冰凉又滑腻腻的东西缠住了——他紧张地尾巴都竖起来了……忽然,眼前就出现一个放大的蛇脑袋,正朝他吐着信子——
“啊!”
暂且不说哈利在这一次之后对蛇这种生物有了好几个月的心理阴影,光是德拉科就被他的父亲教训了无数次。哈利去偷偷看过几眼,不过他想,这是他自作自受。
而且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还老喜欢拉他的耳朵!每次哈利都有种如果自己的耳朵变得和兔子那样长那么一定是德拉科的错的错觉。
“喂!你又拉我耳朵!”哈利感觉到了耳朵上贴着的一只手,立即转过头去对他龇牙咧嘴地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但是放在德拉科的眼里,这样的表情完全没有威胁性可言,反倒是有些蠢萌。
不过他对德拉科是丝毫没有办法——因为德拉科几乎没有温度。每次他靠近哈利的时候,哈利都感觉不到。还真是没有办法……果然最讨厌的生物就是蛇了。
“喂,哈利,你再不来我就把你的糖抢走了!”
“那是我的!还给我!”
“不给!”德拉科随即停下脚步,叉着腰看哈利跑过来。“除非……除非你亲我一下。”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我……”哈利的脸色瞬间变得像染上了天边的晚霞那么红,“我不要了!”说完这句话他抖抖耳朵,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讨厌你!”
总之,德拉科,哈利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蛇,是他最讨厌的生物,没有之一。
其实在婴儿时期,哈利和德拉科的身份位置是相反的。当然,那个找麻烦的罪魁祸首是当时还是个熊孩子的哈利。
刚出生的时候,兽人还不能熟练地转换兽形和人类形态,一般都是以兽形出现的。而亚兽人则是刚出生就是人类的形态,只不过是带了一些兽类的特征。故而亚兽人的灵智开发得也要比兽人要早一些。
而哈利就是趁着德拉科变不成人的时候做了一些让德拉科羞愤欲死(?)的事。就比如说——
幼儿哈利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一条很有趣的墨绿色绳子,更好玩的是,这根绳子还会动!
于是在莉莉妈妈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幼儿哈利手里拿着绑成结的幼蛇德拉科,笑得一脸无辜。而可怜的德拉科,垂死挣扎。
莉莉妈妈立刻眼疾手快地让德拉科从哈利的魔爪下解脱了。
但这也就决定了,麻烦一旦招惹上了,就再摆脱不了了。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业的压力越来越大,德拉科来找哈利(麻烦)的频率也越来越少了。亚兽人的体能和兽人差距很大,不能适应针对兽人的高强度训练,但是相反的,亚兽人的精神力比兽人要高出一筹。哈利在三年级选课时决定的主修课是魔法,包括魔咒,变形术之类的几个小学科。不过哈利的体能比起别的亚兽人来要强一些,所以他也会经常去教学楼后面的亚兽人训练场里游荡几圈。
德拉科是很优秀的兽人,体能素质非常高。如果排除掉他麻烦的性格,就连哈利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这也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再和哈利呆在同一个分院里了。更何况……兽人分院和魔法分院几乎是在整个学院的两边。不过,德拉科想,好在他选修了魔药,不然大概只有在每个学期放假的时候才能见到那个别扭的小狮子了。
魔药对许多兽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从最普通的恢复药剂,到一些罕见得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的药剂。有的时候,一瓶魔药说不定就可以改变一场战斗的结局。虽然昨为一门选修课,它的频率只有两星期一次,但这至少给了德拉科一点儿希望——总算还是有机会见到那个家伙的,不是吗?
一天的课终于在千呼万唤下结束了,教室里的学生们都迫不及待地涌出了教室,虽然他们知道,晚上的公共休息室还有十几寸的论文等着他们。
“哈利,明天见!”
哈利朝他们挥了挥手。
“今天不去吃晚餐了吗,哈利?”赫敏走在哈利旁边,手里抱着一叠的书。
赫敏是哈利最好的亚兽人朋友。说起她,大概是让很多人都仰望的存在,毕竟,很少有谁能像赫敏一样对于精神力的掌控这么完美,而且——她的每一门功课,每一次考核都是年级第一,从来没有落下过。
“不了,”他看了看赫敏的那几本书,“最近油腻的东西吃得有点多了……我今天还是陪你去图书馆好了,正好有一篇论文要写。”
她笑了笑:“正好……你这说得好像有哪天没有论文要写一样。不过也好,刚好我也准备把这些书还回去,重新借几本了。”
-未完待续-